<xs_正文标题> - 澳门9a信誉官网
2016-12-09 跨尘文学网 > 文章 > 爱情文章 >

爱在左,情在右

央视起底电信诈骗:办张信用卡被骗走上万元

央视起底电信诈骗:办张信用卡被骗走上万元

网络现在早已成为现代人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,可谓人人都在“网”中。然而在网络世界里,却也有各种各样的陷阱:伪装成免费Wi-Fi的钓鱼陷阱、恶意APP……令人防不胜防。  轻松就能网上办理大额信用卡?“开卡”之路竟是个收费无底洞  今年20岁的刘志杰是辽宁朝阳人,今年4月,他想开一家烧烤店,于是开始想办法筹集本金、办理信用卡。由于从银行办理信用卡只能获得较低的额度,刘志杰把目光转向了网上的“大额信用卡”。他找到了一家,填写完相关信息后,对方就打来了电话。  接电话的人自称是在某担保公司的工作刘女士,刘女士对刘志杰说,办理大额度信用卡很容易,只要缴纳一定的手续费。一张额度为5万元的信用卡,手续费是1500元。  由于手头紧,刘志杰先交了200元,剩下的1300元随后补交。果然,3天之后,刘志杰如愿收到了一份快递,里面是一张广发银行的信用卡。  但让刘志杰没想到的是,事情还没完。  收到那张广发银行的信用卡之后,刘志杰将剩余的1300元钱存入了对方的支付宝账户。两个小时以后,一个自称是担保公司主任的人又打来电话,向他收取开卡费和担保费,为透支额度的10%,也就是5000元。  但刘志杰当时并没有5000元,只凑到了4500元。  刘志杰:然后我汇完之后,我问她要激活码,她告诉我定金,就是还款能力不到10%,差500块钱,然后说开通不了。  好不容易凑来的4500元因“达不到5万元额度的10%”,不能证明刘志杰有还款能力,所以这笔钱暂时被冻结了,必须再交5000元,才能开通信用卡,解冻之前交的4500元。无奈之下,刘志杰只得再次从朋友那里借了5000元交上去。但没料到,这张信用卡还是开通不了。  对方说激活卡时需要有“缓存数据”,然而目前只有97%的缓存数据,差的3%还需要交300块钱。  至此,为了办理一张大额信用额度的信用卡,刘志杰已经向对方缴纳了14000元,而这远远不是终点,对方依旧以各种理由让刘志杰交钱。刘志杰开始意识到,自己可能上当受骗了。  神秘女子跨境取走骗款,白色轿车成破案关键  2016年4月14日,辽宁省本溪市公安局平山分局刑警大队接到了刘志杰的报警,通过刘志杰的描述,警方很快认定,这是一起利用钓鱼网站实施电信诈骗的案件。警方随即成立了专案组,对案件展开侦查。  辽宁省本溪市公安局平山分局副局长 栾冬松:这个案件涉案线索少,我们只能从涉案这块的资金,包括这个嫌疑人所用的电话号码的归属地,还有刷卡机的资金流上,我们进行研判。  警方把调查的重点放在了资金流向上,发现所有的资金都是通过刷卡机流向了7个银行卡账户,而这7个账户都在湖北孝感市安陆。  辽宁本溪警方立即与湖北方面取得联系,并迅速调取7家银行的监控录像。录像显示,7个银行的取款人都是一名女子,每次在进入自动取款机的监控范围后,她都会低头戴上口罩。  警方:她基本每天都在取钱,就是用之前那几个账户的这个卡,每天都在取钱,最多的一天能够取八九万块钱,最少一天也是三四万。  根据该女子取款网点的距离和取款的时间间隔,警方推断该女子是乘坐了交通工具或是有车,并立即在这名女子经常取款的两个地点进行布控。  取款的嫌疑人出现了。而在银行的监控录像上,警方果然看到了一辆类似北京现代的白色轿车。  警方:我们还是光知道现代车不行,还必须得知道车号,才能做下一步的分析。于是我们就是说,也决定对这个戴口罩女子进行蹲坑守候,咱近距离地看这个车到底是多少号,才能确定这个犯罪嫌疑人。  白色的现代轿车成为了警方破案的关键。一天晚上,白色轿车又出现了。根据现场侦查员的报告,警方按照车牌号码很快找到了白色轿车的车主。根据车辆登记备案显示,这辆白色轿车的车主姓肖,43岁。  然而监控录像里的驾驶员看上去比较年轻,并不像43岁。此外,还有一名年轻女性坐在副驾驶的座位上。  警方对白色现代轿车车主的家庭关系进行调查,根据监控录像看到的样貌特征,发现此人的儿媳妇施某就是那名取款的女性嫌疑人,那辆嫌疑车辆的驾驶员,应该是该车车主的儿子肖某。  在确定了施某和丈夫肖某就是本案的取款嫌疑人之后,一个新的问题又摆在警方面前,是否还有其他的作案人员呢?警方决定继续进行布控,并且有了意外的发现:不断地有一些形迹可疑的人与肖某和施某两个人接触,这些人会是他们的同伙吗?  放长线钓大鱼,“12个电话”暴露嫌疑人行踪  警方:经过蹲守我们发现,这个车辆每天的行踪都非常诡秘,有的时候有就是说三四台车,经常在他这个小区外面的道路,在路边停着,这个车出来之后呢,两个车就在道中间,马路中间,就把车床摇下来,交谈着什么,然后手里递了一些东西,然后迅速就驶离。  宋志伟:有可能这个女子她就是替别人取钱的,但是还不排除她也是主谋。  警方梳理出两个可疑的手机号码。这两个手机号码与施某夫妇联系的时间点,都发生在这两个人取款的前后。在查看这两个手机号码的通话记录时,警方发现,其中一个手机号码在同一天连续拨打了12个陌生的手机号码,这一反常的举动引起了警方的关注。  警方:我们通过互联网、百度对以上12个电话号码进行搜索,发现一个非常有趣的规律:这12个电话号码,都是在互联网上登记出租房屋留的房东的电话。  警方开始对这12个电话进行了一一回访,回访到最后一个电话时,房东表示,房子已经租出去了,地点就在武汉的新新人家小区一个18层楼的13楼。  通过小区物业的交费登记,警方梳理出一个名叫徐某的嫌疑对象,通过户籍信息研判,这个徐某康的妻子黄某,和在安陆市的取款嫌疑人施某是表姐妹关系,具备作案的可能。而在黄某的名下,有一辆大众牌轿车。  警方在小区进行了蹲守,第三天的晚上,警方一直监控的那个房间的灯突然亮了,嫌疑人终于现身。  警方曾经发现,徐某的妻子黄某名下有一辆大众牌轿车,但黄某和这辆车一直没有在新新人家小区出现过。警方调出了这辆车的买卖信息,以及行动轨迹,发现了一个叫杨家岭的地方。办案人员立即赶往杨家岭附近蹲守,三天之后,办案人员发现了一名女子带着一个小女孩,这个女子正是警方要找的徐某的妻子黄某。  警方跟随她回到一个类似于厂房的住处,发现了黄某名下的大众轿车。这也就意味着,整个诈骗团伙中的最后一个落脚点找到了。至此,警方认为,收网时机依然成熟。  辽宁省本溪市公安局平山分局刑警大队中队长 刘权峰:我们计划就是等她母亲抱孩子离开的时候……咱们伺机进屋实施抓捕。  2016年7月15日,警方的三个抓捕小组分别在安陆、武汉两地,成功将三个窝点的7名犯罪嫌疑人抓获。7月19日,警方将徐某等6名犯罪嫌疑人同武汉押解回本溪,犯罪嫌疑人施某因为怀孕被取保候审。  通过审讯警方了解到,施某之前曾经在电信诈骗的团伙中工作过,所以掌握了一些电信诈骗的手段,结婚之后,她重操旧业,不过这次她把丈夫和亲妹妹都拉了进来。  施某怀孕之后给自己的妹妹打电话,让她过来帮忙,那个时候的妹妹正好没有工作,而且她觉得只是打打电话,既轻松又能赚钱,所以就跟姐姐姐夫一起合伙诈骗。妹妹打电话诈骗,施某和丈夫肖某取款。  徐某:可能习惯性地不劳而获的那种,因为我的工作量比较轻,然后又不用做什么重事之类的,可能是那种习惯一下子再让我去找一个地方打工,听别人吆喝的那种,一个月两三千块钱,可能一下子落差那么大的话,可能一下子无法接受。  半小时观察:网络诈骗手段花样不断翻新  利用网络、电话、短信等现代电信技术手段,通过非接触性方式,虚构事实、隐瞒真相,诈骗他人财物的犯罪屡禁不止,屡打不绝。尤其网络诈骗手段花样不断翻新,危害日益严重。刚订了机票,骗子就来电话;刚寄了邮件,骗子就来电话,这种情形,不知多少人都遇到过。  据北京市公安局网络安全保卫总队与360互联网安全中心联合发起成立的网络诈骗全民举报平台——猎网平台于去年底发布的《现代网络诈骗产业链分析报告》初步统计,在中国,从事网络诈骗产业的人数至少有160万人,“年产值”超过1100亿元。面对这样的难题,除了公安部门、行业主管部门加大打击、整治的力度外,我们也要多一些防范意识,天上,永远不会掉下馅饼。

央视起底电信诈骗:办张信用卡被骗走上万元

央视起底电信诈骗:办张信用卡被骗走上万元

网络现在早已成为现代人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,可谓人人都在“网”中。然而在网络世界里,却也有各种各样的陷阱:伪装成免费Wi-Fi的钓鱼陷阱、恶意APP……令人防不胜防。  轻松就能网上办理大额信用卡?“开卡”之路竟是个收费无底洞  今年20岁的刘志杰是辽宁朝阳人,今年4月,他想开一家烧烤店,于是开始想办法筹集本金、办理信用卡。由于从银行办理信用卡只能获得较低的额度,刘志杰把目光转向了网上的“大额信用卡”。他找到了一家,填写完相关信息后,对方就打来了电话。  接电话的人自称是在某担保公司的工作刘女士,刘女士对刘志杰说,办理大额度信用卡很容易,只要缴纳一定的手续费。一张额度为5万元的信用卡,手续费是1500元。  由于手头紧,刘志杰先交了200元,剩下的1300元随后补交。果然,3天之后,刘志杰如愿收到了一份快递,里面是一张广发银行的信用卡。  但让刘志杰没想到的是,事情还没完。  收到那张广发银行的信用卡之后,刘志杰将剩余的1300元钱存入了对方的支付宝账户。两个小时以后,一个自称是担保公司主任的人又打来电话,向他收取开卡费和担保费,为透支额度的10%,也就是5000元。  但刘志杰当时并没有5000元,只凑到了4500元。  刘志杰:然后我汇完之后,我问她要激活码,她告诉我定金,就是还款能力不到10%,差500块钱,然后说开通不了。  好不容易凑来的4500元因“达不到5万元额度的10%”,不能证明刘志杰有还款能力,所以这笔钱暂时被冻结了,必须再交5000元,才能开通信用卡,解冻之前交的4500元。无奈之下,刘志杰只得再次从朋友那里借了5000元交上去。但没料到,这张信用卡还是开通不了。  对方说激活卡时需要有“缓存数据”,然而目前只有97%的缓存数据,差的3%还需要交300块钱。  至此,为了办理一张大额信用额度的信用卡,刘志杰已经向对方缴纳了14000元,而这远远不是终点,对方依旧以各种理由让刘志杰交钱。刘志杰开始意识到,自己可能上当受骗了。  神秘女子跨境取走骗款,白色轿车成破案关键  2016年4月14日,辽宁省本溪市公安局平山分局刑警大队接到了刘志杰的报警,通过刘志杰的描述,警方很快认定,这是一起利用钓鱼网站实施电信诈骗的案件。警方随即成立了专案组,对案件展开侦查。  辽宁省本溪市公安局平山分局副局长 栾冬松:这个案件涉案线索少,我们只能从涉案这块的资金,包括这个嫌疑人所用的电话号码的归属地,还有刷卡机的资金流上,我们进行研判。  警方把调查的重点放在了资金流向上,发现所有的资金都是通过刷卡机流向了7个银行卡账户,而这7个账户都在湖北孝感市安陆。  辽宁本溪警方立即与湖北方面取得联系,并迅速调取7家银行的监控录像。录像显示,7个银行的取款人都是一名女子,每次在进入自动取款机的监控范围后,她都会低头戴上口罩。  警方:她基本每天都在取钱,就是用之前那几个账户的这个卡,每天都在取钱,最多的一天能够取八九万块钱,最少一天也是三四万。  根据该女子取款网点的距离和取款的时间间隔,警方推断该女子是乘坐了交通工具或是有车,并立即在这名女子经常取款的两个地点进行布控。  取款的嫌疑人出现了。而在银行的监控录像上,警方果然看到了一辆类似北京现代的白色轿车。  警方:我们还是光知道现代车不行,还必须得知道车号,才能做下一步的分析。于是我们就是说,也决定对这个戴口罩女子进行蹲坑守候,咱近距离地看这个车到底是多少号,才能确定这个犯罪嫌疑人。  白色的现代轿车成为了警方破案的关键。一天晚上,白色轿车又出现了。根据现场侦查员的报告,警方按照车牌号码很快找到了白色轿车的车主。根据车辆登记备案显示,这辆白色轿车的车主姓肖,43岁。  然而监控录像里的驾驶员看上去比较年轻,并不像43岁。此外,还有一名年轻女性坐在副驾驶的座位上。  警方对白色现代轿车车主的家庭关系进行调查,根据监控录像看到的样貌特征,发现此人的儿媳妇施某就是那名取款的女性嫌疑人,那辆嫌疑车辆的驾驶员,应该是该车车主的儿子肖某。  在确定了施某和丈夫肖某就是本案的取款嫌疑人之后,一个新的问题又摆在警方面前,是否还有其他的作案人员呢?警方决定继续进行布控,并且有了意外的发现:不断地有一些形迹可疑的人与肖某和施某两个人接触,这些人会是他们的同伙吗?  放长线钓大鱼,“12个电话”暴露嫌疑人行踪  警方:经过蹲守我们发现,这个车辆每天的行踪都非常诡秘,有的时候有就是说三四台车,经常在他这个小区外面的道路,在路边停着,这个车出来之后呢,两个车就在道中间,马路中间,就把车床摇下来,交谈着什么,然后手里递了一些东西,然后迅速就驶离。  宋志伟:有可能这个女子她就是替别人取钱的,但是还不排除她也是主谋。  警方梳理出两个可疑的手机号码。这两个手机号码与施某夫妇联系的时间点,都发生在这两个人取款的前后。在查看这两个手机号码的通话记录时,警方发现,其中一个手机号码在同一天连续拨打了12个陌生的手机号码,这一反常的举动引起了警方的关注。  警方:我们通过互联网、百度对以上12个电话号码进行搜索,发现一个非常有趣的规律:这12个电话号码,都是在互联网上登记出租房屋留的房东的电话。  警方开始对这12个电话进行了一一回访,回访到最后一个电话时,房东表示,房子已经租出去了,地点就在武汉的新新人家小区一个18层楼的13楼。  通过小区物业的交费登记,警方梳理出一个名叫徐某的嫌疑对象,通过户籍信息研判,这个徐某康的妻子黄某,和在安陆市的取款嫌疑人施某是表姐妹关系,具备作案的可能。而在黄某的名下,有一辆大众牌轿车。  警方在小区进行了蹲守,第三天的晚上,警方一直监控的那个房间的灯突然亮了,嫌疑人终于现身。  警方曾经发现,徐某的妻子黄某名下有一辆大众牌轿车,但黄某和这辆车一直没有在新新人家小区出现过。警方调出了这辆车的买卖信息,以及行动轨迹,发现了一个叫杨家岭的地方。办案人员立即赶往杨家岭附近蹲守,三天之后,办案人员发现了一名女子带着一个小女孩,这个女子正是警方要找的徐某的妻子黄某。  警方跟随她回到一个类似于厂房的住处,发现了黄某名下的大众轿车。这也就意味着,整个诈骗团伙中的最后一个落脚点找到了。至此,警方认为,收网时机依然成熟。  辽宁省本溪市公安局平山分局刑警大队中队长 刘权峰:我们计划就是等她母亲抱孩子离开的时候……咱们伺机进屋实施抓捕。  2016年7月15日,警方的三个抓捕小组分别在安陆、武汉两地,成功将三个窝点的7名犯罪嫌疑人抓获。7月19日,警方将徐某等6名犯罪嫌疑人同武汉押解回本溪,犯罪嫌疑人施某因为怀孕被取保候审。  通过审讯警方了解到,施某之前曾经在电信诈骗的团伙中工作过,所以掌握了一些电信诈骗的手段,结婚之后,她重操旧业,不过这次她把丈夫和亲妹妹都拉了进来。  施某怀孕之后给自己的妹妹打电话,让她过来帮忙,那个时候的妹妹正好没有工作,而且她觉得只是打打电话,既轻松又能赚钱,所以就跟姐姐姐夫一起合伙诈骗。妹妹打电话诈骗,施某和丈夫肖某取款。  徐某:可能习惯性地不劳而获的那种,因为我的工作量比较轻,然后又不用做什么重事之类的,可能是那种习惯一下子再让我去找一个地方打工,听别人吆喝的那种,一个月两三千块钱,可能一下子落差那么大的话,可能一下子无法接受。  半小时观察:网络诈骗手段花样不断翻新  利用网络、电话、短信等现代电信技术手段,通过非接触性方式,虚构事实、隐瞒真相,诈骗他人财物的犯罪屡禁不止,屡打不绝。尤其网络诈骗手段花样不断翻新,危害日益严重。刚订了机票,骗子就来电话;刚寄了邮件,骗子就来电话,这种情形,不知多少人都遇到过。  据北京市公安局网络安全保卫总队与360互联网安全中心联合发起成立的网络诈骗全民举报平台——猎网平台于去年底发布的《现代网络诈骗产业链分析报告》初步统计,在中国,从事网络诈骗产业的人数至少有160万人,“年产值”超过1100亿元。面对这样的难题,除了公安部门、行业主管部门加大打击、整治的力度外,我们也要多一些防范意识,天上,永远不会掉下馅饼。

网络现在早已成为现代人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,可谓人人都在“网”中。然而在网络世界里,却也有各种各样的陷阱:伪装成免费Wi-Fi的钓鱼陷阱、恶意APP……令人防不胜防。  轻松就能网上办理大额信用卡?“开卡”之路竟是个收费无底洞  今年20岁的刘志杰是辽宁朝阳人,今年4月,他想开一家烧烤店,于是开始想办法筹集本金、办理信用卡。由于从银行办理信用卡只能获得较低的额度,刘志杰把目光转向了网上的“大额信用卡”。他找到了一家,填写完相关信息后,对方就打来了电话。  接电话的人自称是在某担保公司的工作刘女士,刘女士对刘志杰说,办理大额度信用卡很容易,只要缴纳一定的手续费。一张额度为5万元的信用卡,手续费是1500元。  由于手头紧,刘志杰先交了200元,剩下的1300元随后补交。果然,3天之后,刘志杰如愿收到了一份快递,里面是一张广发银行的信用卡。  但让刘志杰没想到的是,事情还没完。  收到那张广发银行的信用卡之后,刘志杰将剩余的1300元钱存入了对方的支付宝账户。两个小时以后,一个自称是担保公司主任的人又打来电话,向他收取开卡费和担保费,为透支额度的10%,也就是5000元。  但刘志杰当时并没有5000元,只凑到了4500元。  刘志杰:然后我汇完之后,我问她要激活码,她告诉我定金,就是还款能力不到10%,差500块钱,然后说开通不了。  好不容易凑来的4500元因“达不到5万元额度的10%”,不能证明刘志杰有还款能力,所以这笔钱暂时被冻结了,必须再交5000元,才能开通信用卡,解冻之前交的4500元。无奈之下,刘志杰只得再次从朋友那里借了5000元交上去。但没料到,这张信用卡还是开通不了。  对方说激活卡时需要有“缓存数据”,然而目前只有97%的缓存数据,差的3%还需要交300块钱。  至此,为了办理一张大额信用额度的信用卡,刘志杰已经向对方缴纳了14000元,而这远远不是终点,对方依旧以各种理由让刘志杰交钱。刘志杰开始意识到,自己可能上当受骗了。  神秘女子跨境取走骗款,白色轿车成破案关键  2016年4月14日,辽宁省本溪市公安局平山分局刑警大队接到了刘志杰的报警,通过刘志杰的描述,警方很快认定,这是一起利用钓鱼网站实施电信诈骗的案件。警方随即成立了专案组,对案件展开侦查。  辽宁省本溪市公安局平山分局副局长 栾冬松:这个案件涉案线索少,我们只能从涉案这块的资金,包括这个嫌疑人所用的电话号码的归属地,还有刷卡机的资金流上,我们进行研判。  警方把调查的重点放在了资金流向上,发现所有的资金都是通过刷卡机流向了7个银行卡账户,而这7个账户都在湖北孝感市安陆。  辽宁本溪警方立即与湖北方面取得联系,并迅速调取7家银行的监控录像。录像显示,7个银行的取款人都是一名女子,每次在进入自动取款机的监控范围后,她都会低头戴上口罩。  警方:她基本每天都在取钱,就是用之前那几个账户的这个卡,每天都在取钱,最多的一天能够取八九万块钱,最少一天也是三四万。  根据该女子取款网点的距离和取款的时间间隔,警方推断该女子是乘坐了交通工具或是有车,并立即在这名女子经常取款的两个地点进行布控。  取款的嫌疑人出现了。而在银行的监控录像上,警方果然看到了一辆类似北京现代的白色轿车。  警方:我们还是光知道现代车不行,还必须得知道车号,才能做下一步的分析。于是我们就是说,也决定对这个戴口罩女子进行蹲坑守候,咱近距离地看这个车到底是多少号,才能确定这个犯罪嫌疑人。  白色的现代轿车成为了警方破案的关键。一天晚上,白色轿车又出现了。根据现场侦查员的报告,警方按照车牌号码很快找到了白色轿车的车主。根据车辆登记备案显示,这辆白色轿车的车主姓肖,43岁。  然而监控录像里的驾驶员看上去比较年轻,并不像43岁。此外,还有一名年轻女性坐在副驾驶的座位上。  警方对白色现代轿车车主的家庭关系进行调查,根据监控录像看到的样貌特征,发现此人的儿媳妇施某就是那名取款的女性嫌疑人,那辆嫌疑车辆的驾驶员,应该是该车车主的儿子肖某。  在确定了施某和丈夫肖某就是本案的取款嫌疑人之后,一个新的问题又摆在警方面前,是否还有其他的作案人员呢?警方决定继续进行布控,并且有了意外的发现:不断地有一些形迹可疑的人与肖某和施某两个人接触,这些人会是他们的同伙吗?  放长线钓大鱼,“12个电话”暴露嫌疑人行踪  警方:经过蹲守我们发现,这个车辆每天的行踪都非常诡秘,有的时候有就是说三四台车,经常在他这个小区外面的道路,在路边停着,这个车出来之后呢,两个车就在道中间,马路中间,就把车床摇下来,交谈着什么,然后手里递了一些东西,然后迅速就驶离。  宋志伟:有可能这个女子她就是替别人取钱的,但是还不排除她也是主谋。  警方梳理出两个可疑的手机号码。这两个手机号码与施某夫妇联系的时间点,都发生在这两个人取款的前后。在查看这两个手机号码的通话记录时,警方发现,其中一个手机号码在同一天连续拨打了12个陌生的手机号码,这一反常的举动引起了警方的关注。  警方:我们通过互联网、百度对以上12个电话号码进行搜索,发现一个非常有趣的规律:这12个电话号码,都是在互联网上登记出租房屋留的房东的电话。  警方开始对这12个电话进行了一一回访,回访到最后一个电话时,房东表示,房子已经租出去了,地点就在武汉的新新人家小区一个18层楼的13楼。  通过小区物业的交费登记,警方梳理出一个名叫徐某的嫌疑对象,通过户籍信息研判,这个徐某康的妻子黄某,和在安陆市的取款嫌疑人施某是表姐妹关系,具备作案的可能。而在黄某的名下,有一辆大众牌轿车。  警方在小区进行了蹲守,第三天的晚上,警方一直监控的那个房间的灯突然亮了,嫌疑人终于现身。  警方曾经发现,徐某的妻子黄某名下有一辆大众牌轿车,但黄某和这辆车一直没有在新新人家小区出现过。警方调出了这辆车的买卖信息,以及行动轨迹,发现了一个叫杨家岭的地方。办案人员立即赶往杨家岭附近蹲守,三天之后,办案人员发现了一名女子带着一个小女孩,这个女子正是警方要找的徐某的妻子黄某。  警方跟随她回到一个类似于厂房的住处,发现了黄某名下的大众轿车。这也就意味着,整个诈骗团伙中的最后一个落脚点找到了。至此,警方认为,收网时机依然成熟。  辽宁省本溪市公安局平山分局刑警大队中队长 刘权峰:我们计划就是等她母亲抱孩子离开的时候……咱们伺机进屋实施抓捕。  2016年7月15日,警方的三个抓捕小组分别在安陆、武汉两地,成功将三个窝点的7名犯罪嫌疑人抓获。7月19日,警方将徐某等6名犯罪嫌疑人同武汉押解回本溪,犯罪嫌疑人施某因为怀孕被取保候审。  通过审讯警方了解到,施某之前曾经在电信诈骗的团伙中工作过,所以掌握了一些电信诈骗的手段,结婚之后,她重操旧业,不过这次她把丈夫和亲妹妹都拉了进来。  施某怀孕之后给自己的妹妹打电话,让她过来帮忙,那个时候的妹妹正好没有工作,而且她觉得只是打打电话,既轻松又能赚钱,所以就跟姐姐姐夫一起合伙诈骗。妹妹打电话诈骗,施某和丈夫肖某取款。  徐某:可能习惯性地不劳而获的那种,因为我的工作量比较轻,然后又不用做什么重事之类的,可能是那种习惯一下子再让我去找一个地方打工,听别人吆喝的那种,一个月两三千块钱,可能一下子落差那么大的话,可能一下子无法接受。  半小时观察:网络诈骗手段花样不断翻新  利用网络、电话、短信等现代电信技术手段,通过非接触性方式,虚构事实、隐瞒真相,诈骗他人财物的犯罪屡禁不止,屡打不绝。尤其网络诈骗手段花样不断翻新,危害日益严重。刚订了机票,骗子就来电话;刚寄了邮件,骗子就来电话,这种情形,不知多少人都遇到过。  据北京市公安局网络安全保卫总队与360互联网安全中心联合发起成立的网络诈骗全民举报平台——猎网平台于去年底发布的《现代网络诈骗产业链分析报告》初步统计,在中国,从事网络诈骗产业的人数至少有160万人,“年产值”超过1100亿元。面对这样的难题,除了公安部门、行业主管部门加大打击、整治的力度外,我们也要多一些防范意识,天上,永远不会掉下馅饼。

编辑推荐的爱情文章

编辑推荐的爱情文章